不要认为所有欧洲人都赞成1860年英法联军的劫掠和1900年八国联军的暴行。

法国作家维克多雨果 (Victor Hugo) 是第一批谴责圆明园大劫并惋惜其毁灭的人之一。在给巴特勒 (Butler) 大尉的信中,雨果写道“一天,两个强盗闯入了圆明园。一个抢劫,另一个放火”,并在结尾写道“我们欧洲人,总认为自己是文明人,在我们眼里,中国人是野蛮人。然而,文明却是这样对待野蛮的。”

中国没有忘记雨果的信,2010年,他的半身雕像被树立在圆明园遗址中。

Letter to a Chinese gentleman
给中国绅士的一封信

八国联军占领北京和西方军队的暴行被当时的知识分子揭露。

与1860年的英法远征相反,义和团起义和八国联军占领北京被媒体广泛报道,照片被刊登在报纸上。每个人都可以了解当时在发生的事件。义和团运动甚至引起了一些人比如马克吐温 (Mark Twain) 的同情,他给自己的其中一场演讲的标题命名为:“我是义和团”。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罗宾德拉纳特·泰戈尔 (Rabindranath Tagore) 指出了欧洲人在中国的野蛮行为。托尔斯泰( Leo Tolstoy) 在他的«给中国绅士的一封信»(1906)中批评了欧洲人在中国的劫掠行为。

遗憾的是不平等条约至今在欧洲仍缺少研究,尽管中国和欧洲的交流特别是文化和旅游交流的日益发展,让欧洲公众得以对这段历史悲剧有了更好的了解。

Cooperans(古泊兰公司)的目的是通过圆明园项目支持这种意识的产生,以加强中国和欧洲文化交流。